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法國詩人藍波 (Arthur RIMBAUD)

E 是我的舊同事, 少年時隨家人移民法國, 定居巴黎, 大學畢業後回港工作 。在我們團隊裏, 他是最灑脱的一個。任憑老闆無理取鬧, 或公開地用粗口大駡, 他都一笑置之。在中國人的社會裏, 這點輕狂只會換來更多的謾駡。 那一年, 我們的項目在西非, 同事們都想家, 想早點完成任務, 離開這個在赤道邊緣, 只有旱季和雨季的地方。現實是當地的官僚作風、通訊基建落後、 人的質素也追不上現代商業社會的要求, 項目毫無進展。 在我沮喪的時候, E對我説: 兄弟, 讀點詩吧!

他送我一本法文版的藍波詩集。在西非寧静的晚上, 我嘗試了解詩人的内心世界。
我喜歡早慧而不太懂欣賞大器晚成, 那管是早慧的孩子長大後變得平凡、變得窮愁潦倒, 甚至短壽。試想, 當生命的光芒都聚焦在短短的時光裏迸發, 是何等激情? 有人將此比喻為煙花綻放, 我並不認同。 煙花會迅速幻滅, 而天才的光芒是永恆的。

藍波是, 連大文豪雨果都稱他為少年版莎士比亞, 只此一句便蓋過萬千後人稱他為象徵主義詩歌的代表人物、超現實主義詩歌的鼻祖等等。短短五年便完成一個偉大詩人的全部作品。然後封筆,過其浪蕩飄泊的生活, 與詩歌劃上句號。

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描述奧菲利亞的死, 被稱為西方文學史上最富詩意的死亡景象之一。讀藍波十六歲不到便寫的名詩《奧菲利亞(Ophelia)》,很容易聯想到拉斐爾前派英國畫家米雷斯(Sir John Everett Millais)的同名作品。

在藍波筆下, 奧菲利亞的瘋狂是甜美的, 死亡是更美好的自由。她的心靈如夢,聽得到大地的歌聲 …。而英俊蒼白的武士, 一個窮瘋漢, 像是他預見自己短暫下半生的傳奇。
這本詩集陪伴我渡過在異鄉的艱苦日子。每當週末有空檔, 我都捧著它, 面對大西洋, 慢慢細讀、感受。生活, 就像藍波寫的地獄之夜: 我剛嚥下一口可怕的毒藥 …。
矛盾不安的靈魂、渴望著漂泊, 令我想起E對藍波的情有獨鍾。他曾經向我提及, 在年少時面對同性愛的掙扎,那種傾向、吸引, 就像只欠一步便跌下萬丈深淵。另外, 他的心願是駕車從美國東岸開到西岸, 過些 vagabond-like life 的日子, 偏偏這個願望又被家人的大力反對而告吹。可能他就是從藍波的詩歌裏,從藍波與詩人魏爾倫之間毁滅性的醜聞關係裏得到解脫, 將現實昇華到另一個層次。經過多年的生活沉澱, 他的結局是美滿的,結婚生女, 羡殺我們一衆王老五。
藍波一生反叛、追求自由, 卻有數年以商人的身份在東非落腳(今埃塞俄比亞)。我與詩人的唯一關連, 可能是我拜讀他的詩作時身在西非。諷刺的是, 這個黑色的角落, 是當年黑奴被鎖上腳鍊、被推上船的港口。

詩歌, 是靈魂與靈魂的對話。

廣告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