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挪威森林 - 我的版本

村上春樹的作品《 挪威的森林》火紅了多年, 我也提不起興趣去看, 連内容都不想知道。書還可以逃避, 不買不看便可。但聽聞電影正在拍攝中, 到上映時廣告、海報、報章雜誌内的影評等等舖天蓋地是避不開的。如此執著, 因為我有自己的版本。 在法國北部學法文時班上有個高個子同學, 知道他來自挪威, 下課後在往咖啡室的路上我劈頭便問他甚麽是 Norwegian Wood? 當時對這首披頭四名曲是似懂非懂, 歌詞與歌名好像沒有關連, 心中有許多問號。誰知他的答案更令我如墮五里霧中: ’ 可卡因!’, ‘什麼?’, ‘可卡因!’, 我問了數次他都是給相同的答案, 而且語氣愈來愈重, 心想他要生氣了, 便轉過話題。當時正下著大雪,我們繞著臂彎, 互相扶持, 小心翼翼地下山。雖然是兩個大男生, 我在日記上竟然寫著: 希望這條下坡的路沒有盡頭 …。

點過咖啡後我為了解窘,便搬出中學地理書上關於挪威的一切, 甚麼風光如畫, 有峽灣, 湖泊、高原、冰川 、夏夜太陽等等。誰知他只冷冷的一句: 那是給遊客看的。實情是他來自北緯六十多度, 比北極圈還高一點點的小鎮。遊客只看到夏天的挪威, 當他們看到夏夜太陽, 會否想像漫長冬天裏沒有太陽的境况? 那是二十四小時都是黑夜,生活在其中令人的生理時鐘完全被顛倒了, 後果是很多人的心理都被扭曲, 他們只好將壓抑尋求出路, 通常是酗酒, 再想不通便是自殺。他説的一切令我想起挪威畫家孟克的《呐喊》, 可説是最能代表他的同胞們的感情宣洩。

他很高興一個來自遠方的中國人竟然認識挪威畫家的作品, 我説早一年參加倫大美術史考試, 題目剛好是要評論這幅畫, 所以印像特別深刻。他好像找到知音般, 開始滔滔不絶地講述自己。他的名字在挪威文解作石頭, 就叫他阿Stone吧, 横竪這個名最近好紅。他說挪威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是很疏離的,像他一家四口,父母離異後,便分散生活在不同的地方。他爸爸是小學校長, 獨自住在離岸不遠的一個島上,每天上下課都要划船,是現實版沒有桃花的島主。跟著他興奮地從袋裏拿出一張明信片, 說是剛收到媽媽從撒馬爾罕寄來的, 她一個人到那裏旅行。我算是地理常識頗豐富的人, 也想了又想, 才記起這個中亞城市, 曾經是帖木兒帝國的古都, 應該是對古文明和歷史有興趣或認識的人才會到這個偏遠冷僻的地方旅行。他接著又拿出夾在書中的剪報, 是奧斯陸報章關於他那初踏足話劇舞台的姐姐的報導。我不明白他為何將關懷與親情帶在身旁, 而不是尋求朝夕相對? 他聳聳肩答道: 四個人的夢想剛巧在四個不同的地方而已, 我們不習慣也不需要去遷就別人, 也沒有為家庭而犧牲自我的傳統包袱。

下課後除了咖啡室, 我們很多時會到市圖書館聽音樂。他是拉大提琴的, 但鍾情於馬勒的交響樂曲, 一聽便是數小時。我只感覺馬勒的作品起伏變化很大, 並非很和諧。他明白對於我這個不通音律的人來說是對牛彈琴, 所以他介紹我看杜赫斯的《情人》, 這是他唯一知道的, 法國女人寫中國男人的故事。我頗生氣他的對號入座, 書被我丟在一旁久久未看。

那年的復活節假期我們和幾個同學到巴黎遊玩, 阿Stone指定要看《死在威尼斯》, 原來是與他的偶像馬勒有點淵源。他是早有準備, 找到在拉丁區一間專門放映經典舊片的戲院。片中的男主角作曲家(湯馬士曼的小說原型男主角是作家)的造型和馬勒一模一樣, 明示暗示馬勒是同性戀者。男主角對美的追求, 欣賞、讚嘆、關懷, 無法抑制的愛所誘發的情欲和情感, 為美少年甘願留在正爆發疫症的威尼斯而死。片中配以馬勒的交響樂曲, 甚是激昂! 我們是當文藝片看, 很美, 可能是太年青了, 沒有甚麽共鳴。阿Stone卻在完場後跑到附近的教堂狂哭! 他為誰而哭? 為馬勒抑或是自己?

假期後他突然退學, 說要回挪威服兵役。對於在香港長大的我, 服兵役是不可思議和遙遠的。在他離去後我才開始看《情人》, 說實話, 我在自己身上完全找不到和男主角有丁點兒相似的地方, 對他那黏黏的, 懦弱的性格更覺討厭。當然, 杜赫斯的夫子自道、對中國男子與法國少女之間的性愛大胆的描述、加上異國情調, 法國人在前殖民地的情意結, 在當時的社會很有吸引力, 引起很大的迴響。

阿Stone給我最後的信, 除了講述近况外更提到他找到女朋友, 是個叫伊麗莎白的醫科學生。我很替他高興, 亦希望伊人能融化他那像石頭一樣冰冷的心。至於我的遭遇和他剛剛相反, 在香港的女友嚷著要鬧分手, 我可以怎樣? 突然我變得和那中國男人一樣懦弱, 那靈魂深處的佔有和挣扎…。記得看《情人》結局時我是在巴黎乘地鐵, 當男主角在分手多年後致電女主角, 一句C’est moi 便包括了千言萬語。我是完全被擊倒了, 還未到家的車站我便衝下車, 生怕被那些法國女人看到一個手拿著《情人》的中國男人的哭相。我終於拜服在杜赫絲的筆下! 一個感性而又像遙不可及的法國女子。這一切好像是阿Stone預知的。

多年後的今天, 我仍堅信Norwegian Wood 是可卡因, 而非如披頭四成員官腔地或如網上所述: 是英國普通家庭用做傢具的廉價木材。寫完這篇文章, 我亦可釋然地去看村上春樹的版本。

廣告

Tagged as: , , ,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