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臺北人》

剛打算寫點關於白先勇《臺北人》的東西, 朋友便說她正要到臺北做伴娘, 人生真是充滿著巧合! 臺北是我少年時首次乘飛機與家人旅遊的城市, 對於它, 委實有點特別的感情。

這本書是一位朋友借給我看的, 他叫KC, 當時他再三叮囑不要丟掉, 因為他的姻緣也是由它牽引的。KC來自潮州, 畢業於港大中文系, 是一間傳統名校的中文老師。女的也叫KC, 是山東來港的新移民, 與男KC不同, 她勉强中學畢業後便流向社會的底層, 不斷轉換工作。因為名字相同、在大陸出生、中文程度也比同齡的香港人高,在一次朋友的聚會而熟絡起來。 約會也是從男的借《臺北人》給女的而開始。

白先勇的《臺北人》是由十四篇短篇小說集結而成的, 包括永遠的尹雪豔、一把青、遊園驚夢、歲除、梁父吟、金大班的最後一夜、那片血一般紅的杜鵑花、思舊賦、滿天裡亮晶晶的星星、孤戀花、冬夜、花橋榮記、秋思和國葬,分別在民國五十四年至民國六十年在現代文學或中國時報內發表。這些故事人物的共通點是大陸淪陷後隨國民政府撤退到臺灣的, 他們各自有一段難忘的回憶, 白先勇寫的是他們今昔的對比, 帶出一個時代的結束。

他們有老闆、知識分子、前將軍夫人、社交名媛、舞女、傭人 …, 雖然生活在臺北, 但精神卻仍活在過去, 對於他們而言, 記憶中的人與物盡是美好的, 更對比出現況的潦倒和落泊。白先勇對他們既憐憫又同情的描述, 令讀者產生無限唏噓。 而他, 何嘗不是曾經叱咤風雲的將軍之子, 由他來說這些故事, 更令人信服和共鳴。

很明顯女KC是感懷身世的, 對於男的體貼與關懷她是非常感恩, 交往半年便結婚了。 在他們婚後我與一大班朋友曾到他們家作客, 第一次見到女主人。 她是典型的北方美女, 很高大白晢, 可能是廣東話不太流利, 所以說話不多, 笑容更少, 連笑也是苦兮兮的。 但她做的家鄉菜卻甚具水準, 山東手撕鷄、海蜇冷盤、炒肉拉皮、宮爆明蝦、清湯鷄荳花、不同餡料的手造餃子等等。我們對山東菜毫不認識, 感覺是在吃京菜。 她說魯菜與粵菜、川菜和徽菜位列中國四大名菜。因為山東人世好讀書, 明清两代很多高官都來自山東, 他們把家鄉菜帶到京師, 加以推廣, 才形成京菜。

可能是知道她與男KC的一段《臺北人》姻緣, 很自然地將她代入到小說裏的氛圍, 與她討論書中的故事。 她說最愛是《花橋榮記》, 因為外婆是桂林人, 小時候到過桂林水東門外的花橋頭, 當然沒有榮記米粉店。但當她在香港讀著白先勇寫的故事時, 竟有時空交錯之感。而原籍桂林的白先勇寫鄉里們的故事、背景、語調, 特別傳神。 說到籍貫, 她說她來自泰安, 一聽泰安我便問她是否也研究甲骨文。 她格格大笑, 會意我說的是林語堂《京華煙雲》中的姚木蘭…。 臨別時我問她在港有何打算, 她說正在找工作, 理想的工作是不用說話云云。

臺北是幸運的, 有白先勇這樣有才情的人把新移民的故事寫進歷史裏。 具同樣背景流落在香港的國民黨官兵, 只能寄居在偏遠的調景嶺。而隨著新市鎮的發展和老兵的逐一離世, 他們的故事也離我們愈來愈遠。

廣告

Tagged as: , ,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