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跡》

心情壞透時, 你會做甚麼?  我今夜嘗試用書本去療傷, 床邊放著即平時用來催眠的是: 盧梭的《一個孤獨散步者的遐想》(法文版放在另一個家)、卡繆的《瘟疫》法文版、和介紹1901年至2006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和作品的《精神生活的孤獨圖景》, 都是開了頭但沒有耐性看下去的好書。 以現在的心情再看這些書, 太沉重了吧!

終於給我在書桌的角落找到了吳淡如的《每一次相遇都是奇迹》, 年初看完它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那時想: 又一本才女的遊記。 她寫在丹麥與蒼涼的自在相遇, 在南極與夢想相遇, 在智利與浪蕩的靈魂相遇, 在巴黎與青春莽撞的愛欲相遇, 在巴厘島與天地靈性相遇, 在京都與逍遙相遇, 在威尼斯與寂寞激情的故事相遇 …。 書中有大量印刷精美的異國風情照, 也有幾張典型的才女照: 優雅的、側面的、低頭的、托腮的。 字數嘛,  說是十六萬字, 不知怎樣計算出來, 扣除佔篇幅甚多的照片, 稀疏的段落(如以兩句為一段) 等等, 我只花了兩個晚上便看完。

人總是 在極黑暗時才會渴望看見光明, 我是在極度低潮時才學懂怎樣欣賞別人的好!

今夜重看這書, 忽然一切都變得特別美: 吳淡如是人如其名, 淡淡地透出如書如詩的美。那些充滿異國風情的照片, 細看是不論主題、構圖、色彩對比、光暗、氣氛等, 都顯示出她是攝影高手。 而看書最重要當然是看作者的用字、文筆、思想、感情、意念 …, 這一切吳淡如都拿涅得很準繩, 輕柔而浪漫, 字裏行間都散發出自由與獨立的光芒。

她寫的旅遊地點, 有熱門如巴黎、巴厘、京都、威尼斯…, 在才女的眼中這些城市各自有不平凡的故事。她寫的南極, 有一種天蒼蒼、地茫茫的孤高。 最深得我心的, 是她寫的智利篇, 一個曾經與我擦身而過的國家。 她所述的浪蕩的靈魂, 是智利詩人聶魯達, 1971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得獎原因是” 詩歌具有自然力般的作用, 復甦了一個大陸的命運和夢想” 。 對於每一位詩人, 我都是致以百分之二百的尊敬, 因為在賣文的日子裏, 曾經寫過一些劣詩, 理由是一篇長長的散文、書評 … 與一首短詩的稿費是一樣的。 因為寫過, 才知道它的難!

吳淡如寫的聶魯達: 說實在的, 就算是他年輕時總是披著黑斗篷的瘦削模樣, 也和英俊兩個字相距甚遠, 然而, 他有着來自南方的明亮開朗性格, 又帶着詩人專有的淡淡憂郁, 使得他非常受歡迎。 她寫聶的數個居所, 他無數的愛好: 酒、美食、海洋、船、書、收藏 …。而詩人擁有浪蕩的靈魂, 其實不愛流浪, 他最大的樂趣, 只是冬日坐在火爐旁的沙發上, 看着遠方的海洋, 閑閑懶懶地翻着他視若珍寶的書籍。

詩人愛好的, 當然還有女人。 兩任妻子、婚外情人、朋友的妻子、為他瘋狂的同居人、繆斯女神 … , 如吳所述, 一個男人在二十歲時已能寫出如《二十首情詩與絕望的歌》那樣的情詩, 他是否俊俏, 顯得並不那麼重要。

吳淡如寫的, 都是她一個人的遊歷, 她說: 只有在一個人旅行時, 才聽到自己的聲音, 它會告訴你, 這世界比你想像中寬闊, 你的人生不會沒有出口, 你會發現自己有一雙翅膀, 不必經過任何人的同意就能飛!

多麼切題啊!  我是幸運的, 每次跌倒, 都能從書本中找到人生難题的答案, 找到人生的出口, 重新站起來、起行。

出自《二十首情詩與絕望的歌》, 李宗榮譯: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

比如, “夜鑲滿群星, 而藍色的星光在遠方顫抖。” 夜風在天空中迴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寫下最哀傷的詩, 我爱她, 而有時她也愛我 ……

我的眼光搜尋她, 彷彿要拉近她, 我的心在尋她, 而她並未與我同在。

相同的夜漂白着相同的樹, 彼時, 我們將不復昔日。

如今我不再愛她。 而我曾經多麽愛她啊。 我的聲音試着循風碰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 如同她曾經接受過我無數的吻一般, 她將是別人的。 她的聲音, 她皎潔的身體, 她永恆的眼睛。

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 但也許我還愛着她。

愛太短, 而遺忘太長……

廣告

Tagged as: , ,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