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我的《鏡花緣》

油麻地那家電影中心真的令人又愛又恨, 愛的是它放映的多是高質素的外語片, 是影癡們逃避荷李活式製作的好去處, 而且它總算是在市區, 比起在筲箕灣的電影資料館方便得多。恨的是從地鐵站走出來, 最近的路難免要經過令男男女女都尷尬的廟街。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多年, 直至數年前朋友教我從彌敦道右轉至眾坊街, 才解决得到。而這個向左走向右走的改變, 竟造就了我與一位老人的一段緣份。

那天下午看完西班牙片《情流心海》, 心情異常沉重, 需要找一個清靜的地方, 想想生命的意義和回味演員們的精湛演技。沿眾坊街走著, 雙腳是不由自主地走進了天后廟旁的休憩公園。這裏一如我所料, 有不少老人家在看報, 也有一堆人圍著看別人下棋, 有些在做運動。我往公園的角落走, 只見一位老人靜靜地坐在長椅上看書, 他與週邊的景像有點格格不入, 這令我好奇地坐在他身旁攀談起來。他看的是《鏡花緣》, 很慚愧我從未看過, 只聽說過它是一部神怪小說。 老人叫袁伯, 他對我說《鏡花緣》是清代李汝珍寫的長篇小說,全書一百回分為兩部份。前半部描寫主人翁唐敖、多九公等人乘船在海外遊歷的故事,包括好讓不争的君子國、男女互易的女兒國、永生不死的鬼國、精靈古怪的小人國等等。後半部寫武則天科舉選才女,由百花仙子托世的唐小山和其他各花仙子托世的一百位才女考中,並在朝中有所作為的故事。聽了這個概述, 我已猜到這部巨著未能如《三國演義》般傳世的原因。

他點頭同意說: 是的, 神怪和女權, 正是中國文學的忌諱。眾生都宣揚正道、義氣, 政治是由男性主導, 扼殺了不少人的創作力。需知道小說最重要是故事性和想像力, 不應只側重於歷史故事, 更不應拘泥於是否與史實相符。他說《三國演義》他看了四遍, 但不太欣賞它的賣弄權術。而《鏡花緣》他也是第四次看的呢, 最愛就是它與現實無關, 正準備週末與女婿討論這個文字旅遊的歷程。我見他穿戴樸素整齊, 談吐温文爾雅, 猜他是退休教師, 他連聲說不, 說退休前在附近一家舊式金舖做小小一個掌櫃, 負責記賬, 是一份卑微的工作。

他的謙卑令我更不好意思, 轉而猜他的年齡。看他膚色很白, 臉上沒幾條皺紋, 更沒有色斑, 再看雙手,是文藝作品所形容的〝像春葱一般〞。我猜他是六十出頭, 他笑著說: 八十啦! 可能是小時候吃得好吧, 身體倒是挺健壯的, 而且夫人照顧得我很好。我一聽他說〝夫人〞 便失笑起來, 心想在香港被稱為夫人的只有高官富商們的太太, 這裏是油麻地啊! 他已看出我的疑惑, 便說: 若不是我的落泊, 她是十一少奶呢! 原來袁伯是東莞富户之子, 排行十一, 大陸淪陷後隻身逃難到香港, 遇上也是逃難的同鄉, 自由戀愛兩年便結婚了。夫人也是富家千金嗎? 不, 剛剛相反, 她是貧農, 也是文盲, 我是逐個字逐個字教她認的, 多年前已可閱報了, 但學寫字對她來說實在太困難啦, 便作罷。這是我聽過最浪漫的愛情故事!

袁伯見與我說話投機, 便說: 小伙子, 有好東西給你看看…。他住在附近上海街一幢唐樓的二樓, 地方很小, 但倒也整潔, 他說夫人剛巧外出買菜, 說完便走進睡房拿〝好東西〞。 我見客廳的角几上有一束薑花插在玻璃瓶中, 後面放了一面像A4紙大小的鏡。看著鏡中花影, 我是呆住了! 半小時前我還活在一個西班牙的世界, 現在是 …現實還是花影? 牆上掛著一幅書法, 是劉禹錫的《陋室銘》, 我的書法仍停留在隸書階段, 面前如此水準的行書, 只曾在博物館見過。 這時袁伯從睡房出來, 見我的呆樣, 只謙稱說: 這是拙作, 玩玩而已。

他說的好東西是一件用廉價毛巾包裹著的硬物, 打開原來是一幅書法裝裱在十塊可折叠的長形薄木板上, 與我們常見的書法卷軸不一樣。 他說這是他逃難時唯一能帶在身的傳家之寶。 我見下款是董其昌, 萬曆應該是明代吧, 對於七十後的我, 明代的書法家也是從周星馳電影中認識到唐伯虎。 袁伯嘆了一聲, 說道: 董其昌是明代書畫的代表人物,被尊稱為〝本朝第一〞, 官至禮部尚書、 太常少卿, 仕途是忽官忽隱, 他的書法論對後世影響很大。不過他與家人的行徑是有爭議性的, 名聲不大好, 也沒有唐寅多姿多彩的風流韻事, 經戲曲來傳揚, 所以不為普羅大眾所認識, 亦不足為奇。 但藝術品的觀賞價值不應與藝術家的個人行為混為一談, 他的作品也被世界各地的博物館收藏。 我何其幸運, 可以如此近距離欣賞大師的作品!

我市儈地問袁伯可有興趣將書法估值或拍賣, 他只淡然地說: 在我最艱難時, 也沒有想過將它賣掉, 現在兩餐一宿沒問題, 更加不會去想。 况且藝術品的價值, 在藝術愛好者眼中, 不是用百萬、千萬甚至億來代表的, 就留待有緣人看罷!

我感謝老人視我為有緣人, 自此之後我每次經過休憩公園都停下來與他談天。他捧著的書, 有時是《封神演義》, 《三國演義》, 但以《鏡花緣》為最多。 今年我因工作特別忙, 整年也沒有到油麻地看電影, 直至數月前看完阿根廷電影《謎情追兇》, 到休憇公園找袁伯, 他不在, 我很自然地跑到他家, 門鈴是久按不應。鄰居說老人已過世, 是感冒引致身體機能衰竭而猝死的, 他的太太也被送到新界的護老院居住。

我對這位慈祥老人的離去感到十分難過, 由富到貧而安於清貧, 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做到的。我與他的緣份, 就像董其昌的書法般, 湮沒在上海街唐樓的記憶中。

袁伯向我展示的董其昌書法, 是十板的最後兩板

廣告

Tagged as: , , , ,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