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一位老師的印象

從雜誌上得知最近曝光率極高的資深大律師翟紹唐先生, 原來是我的小學校友。他的父親是著名書法家翟仕堯老師, 曾執教於那間小學, 難怪每次翟大狀在電視上亮相, 我總覺得他很面熟。 他們父子兩人的長相、神態和氣度都非常相似, 是一派謙謙君子的模樣。

我小學六年都是讀上午班的, 而翟老師是教下午班的。那時候對他的印象不深, 可能是在上下午班交接或全校集會時碰過面, 但從未與他交談過。像大多數的老師一樣, 翟老師住在山頂, 雖然只是小島上的小山丘, 但山頂兩個字好像將居民劃分為兩個階層。那裹零星地散佈著小院或花園別墅, 鳥語花香, 綠樹成蔭, 清靜而隱敝, 與山下橫街窄巷中七十二家房客式的居住環境截然不同。所以山頂從來不是我與兒時玩伴嬉戲的地方, 對我們來說, 下課後的老師們是很遙遠的。

長大後為了方便上班, 我獨個兒搬到市區居住, 在週末有空才探望仍住在島上的家人。再見到翟老師,是多年前一次趕搭尾班船, 我們同時間到達中環港外線碼頭。正當周邊的人都在追、趕、跑, 生怕誤了船期, 身穿中式長袍、披長圍巾, 手抱琵琶的翟老師仍是一臉從容, 徐步而行,示範了何謂世外高人。我猜他是剛表演完畢, 深深地感受到他那股藝術家氣場之强勁。

那時我剛學書法, 久仰他的書法造詣, 便乘機坐在他身旁, 向他討教。我還未自我介紹, 他竟先說認識我, 說那數年在品學兼優的名單中都有我的名字, 所以留有印象。我非常驚訝,心裹佩服老師記性之好, 連未教過的學生也記在心中。口裏結巴地說自己是小時了了的人辦, 現在也不外是在人海之中掙扎求存, 不用隨波逐流已是大幸。他問我最近練些甚麽, 我說是最基本的《曹全碑》, 因為欣賞隸書之秀麗典雅, 所以練習起來特別心領神會,當然以我的水平落筆還未能表現出甚麽是「雁尾丰姿」。 翟老師跟著向我講解了隸書的趣味, 在於如高人吟詠、俊雅風流。《曹全碑》用筆柔韌,富於變化,平正清雅,一派雍容華貴之態。雖然沒有文房四寶在場, 他只口述便能做到如現場示範的效果, 這份功力, 沒有數十年的鑽研和教學經驗是不能做到的。

一小時的航程很快便完結, 在這晚秋的深夜, 我絲毫不覺有半點涼意。向老師謝別後我暗自想, 他一身打扮沿著幽暗的小徑上山, 活脫脫是武俠小說裏走出來的俠客。可能也只有山上那種出塵的環境, 才能孕育出如他一般超脫的人物。

這是我與翟老師唯一的一次對話, 別後亦再無碰上。剛得悉他已於前年離世, 以此文作紀念。

在網上找到他的學生們簡述他的生平和藝術成就, 和分享他的部份遺作, 讀者如有興趣, 可瀏覽http://www.jiaziweb.com/news/JatSY_r.pdf

《曹全碑》局部, 現藏於西安碑林歷史博物館

廣告

Tagged as: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