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夢想的退休城市 (2)

與身邊的「百彈齋主」C討論寫作, 他劈頭第一句便說: 妳不應該再扮男仔寫作, 因為妳寫的東西一看便知是出自女子手筆。再者, 以妳一個自負的大女人去扮謙卑的小男人, 很勉强, 最重要的是這會限制了妳的創作力!  我雖然已習慣了被他踐踏, 也知道自己學藝未精, 仍盡力去反抗, 便說: 男作家比較型、比較灑脫呀, 况且你知我一向是逍遙派!  說時腦海裏想到的是《倚天屠龍記》的楊逍和范遙。豈料他大力搖頭說: 不! 不! 以妳的經歷, 如在巴黎打拼, 週遭都是穆斯林、一個女子跑到老遠的非洲黑森林工作、如那充滿自我流放意味的到大西北工作、又經常單人匹馬去那些天涯海角如馬丘比丘等地方旅行, 由一個女子寫來不是更獨特嗎?  我從來不覺自己獨特, 工作是生活所需, 穆斯林同事們待我如家人, 非洲那份工薪金特別高, 自我流放到大西北是因為之前六年半都做著重複的工作, 預計到所有的問題和解決辦法, 有「不能承受生命之輕」的感覺, 想調整一下, 找找人生出口, 旅遊地點是個人喜好, 無須向任何人交待。但每次轉身回來的, 不是一個更堅强的我嗎?口裏說得硬,心裏卻想著:他是我的「人生規劃師」,只會為我好, 又剛答應教我畫他擅長的蘇俄派風景畫,便聽他吧!但他怎會知道我正準備寫馬丘比丘的呢?  當初是他反對得最激烈的啊!

家人朋友的反對當然是因為路途遙遠、人生路不熟、落後、危險、言語不通等等。雖然他們已習慣了我的任性, 為免他們担心, 我的準備工作比平常的旅遊做得更充份, 如預早三個月學了點西班牙語, 買了大額旅遊保險, 又到衛生署登記和取防高山反應的藥。後者是到非洲工作的經驗, 每次出行前都打防疫针、取防瘧疾和其它傳染病的藥, 我在衛生署的檔案是挺厚的呢!

為何是馬丘比丘? 我也說不出。 那時耳邊總好像有一把聲音呼喚著我, 便去吧!  橫豎未到過南美洲, 决定下來才知是挺「大鑊」的。單說行程, 由香港飛三藩市, 停留數天探親, 然後飛洛杉磯再經巴拿馬城轉飛利馬, 停留一天再飛往印加古國的首都庫斯高, 再乘火車才能到馬丘比丘山腳下的 Aguas Calientes, 未起行已感到 … 好累!  機票已買好, 在網上已訂妥在利馬的酒店和接送、和一個在庫斯高出發的當地旅行團, 是五天遊覽幾個印加古城和馬丘比丘的, 硬著頭皮便出發吧!  事實上旅途是有頗多新發現的: 如洛杉磯機場有一整個航站都是以西班牙文為主的。在巴拿馬城機場候機室碰口碰面的都是說著流利西班牙語的臺灣人, 他們都盡量争取機會在有邦交的地方做生意。飛機在南美上空, 跨過的是像鋸齒形狀的六千多米高的安第斯山脈等等。 這一切都使我不敢再自以為是, 我看過走過的, 只不過是地球上的某些角落而已, 腳下還有一片大陸、有許多新事物待我去發現 …。

踏出利馬機場, 第一個反應是: 噢, 有人來接機, 總算沒有被騙。 第一個感覺是: 很魔幻!  對角L字型飛了半個地球, 迷迷糊糊的。 初踏南美洲的土地上, 竟然有「似曾相識」的幻覺。 對了!  是馬奎斯的《百年孤寂》!  我彷彿看見那只吃泥土的莉碧嘉在我身旁經過, 喃喃自語; 書中所述的馬貢多鎮的街角一一浮現在我眼前。 再定神, 剛才所見到的已再無蹤影。利馬是個亂糟糟的城市, 我在市中心轉了個圈, 不敢久留, 便回酒店休息, 吃了防高山反應的藥, 第二天一大清早便飛往庫斯高。 回港後才從同事口中知道利馬有個非常著名的黄金博物館!

庫斯高在海拔三千四百米的高原上, 在旅館安頓下來後我看看那十多名團友, 他們來自世界各地, 其中一位是來自日本的單身女子, 她很自然地坐在我身旁。怎料觀光節目還未開始, 她便「來料」了, 起初說頭暈, 然後嘔吐大作。另一名來自紐西蘭的女子亦感到呼吸困難, 幸而旅遊車上是有氧氣設備的。導遊唯有先送她們返旅館休息, 才開始我們的行程。可惜的是她倆在以後的數天仍未復元, 只能待在旅館中。

首兩天我們在庫斯高和附近幾個古城遊覽, 探索了不少印加帝國的輝煌歷史、古跡和文化。當然最令人唏噓的是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紀的入侵, 將這個太陽帝國作滅絕性的毁滅。 許多鬼斧神工的建築物、神廟、宮殿、堡壘 …, 都被破壞了, 遊客只能從頹亘敗瓦中的一些痕跡去想像當時帝國的偉大。代之而建的是天主教堂、西班牙式的廣場、宮殿和大宅。雖說是旅行團, 但除了導遊集合大家, 講解名勝古蹟外, 很多都是自由活動時間, 這更符合我獨自闖蕩江湖、尋幽探秘的性格。

第三天早上我們離開庫斯高, 坐火車前往八十公里外的馬丘比丘。可以肯定地說, 它是遊客到秘魯(或南美) 的主要目的地, 我也不例外, 帶著朝聖的心情出發。為了保護這個國家主要收入來源的古蹟, 秘魯政府限制了每天上馬丘比丘的人數。所以這裏雖然是世界級的旅遊景點, 也沒有擠擁的感覺。一進景區,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 對自己說: 萬水千山, 我終於來到了!  說是山, 也不算高, 只有二千四百米, 也沒有像華山那樣高聳入雲, 飄渺如逸的武俠世界。這裏卻是群山環抱, 恰恰印證了劉禹錫說的「山不在高, 有仙則靈」的境界。

馬丘比丘是在1911年被耶魯大學一名年青講師Hiram Bingham 無意中在秘魯山區荒廢的叢林中發現的。他並非考古學家, 而是教南美歷史的。因緣際會, 他將馬丘比丘展示给世人, 亦將發掘出來約四萬件珍貴的考古文物如木乃伊、陶瓷、珠寶、骸骨等運回耶魯大學收藏。他的行徑是十分具争議性的, 雙方争論多年, 碍於社會輿論的壓力, 直至最近耶魯大學才與祕魯政府達成協議, 在今年, 即馬丘比丘被發現的百週年紀念, 開始將文物回歸秘魯。

古城被淘空了, 遊客又有甚麼可看呢?  可幸的是馬丘比丘與世隔絕, 未被西班牙人發現, 所以逃過被破壞的厄運。 遊客看到的, 是印加人的天文知識和建築智慧: 日晷、 太陽神廟、祭壇、排水溝、梯田 …,  都是因應那高山的環境而建造的。而用巨型乾石砌成的沒有用黏土黏合的建築物, 亦被論證為有防震作用。 直至現在, 考古學家和歷史學家都頗一致認為它曾是印加國王的行宮和宗教聖靈之地, 而它為何被荒癈仍然是個謎。遊客中有些是不良於行的, 只見他們雙手撑著拐仗, 舉步艱難, 仍勇敢地一步一步在那凹凸不平的山路上撑著行, 細心聆聽導遊的講解, 可見馬丘比丘在世人的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 這也是我說的朝聖心態。

景區的面積不大, 不用花太多的時間便走完。像大部份遊客一樣, 我在自由活動時爬上了高處, 俯瞰山下的古城, 和朝著對面像一個人的側面的Huayna Picchu … 在發呆。

是的, 馬丘比丘充滿著靈氣, 最適合發呆。那一段段歷史, 在我們遊客聽來, 就好像在聽別人的故事。在文學大師的筆下, 將外族入侵、屠殺、文化滅絕、文物掠奪、內戰 (在十九世紀後七十年間, 哥倫比亞爆發過幾十次內戰, 令數十萬人喪生)  …, 幻化為各種奇特的想像。馬奎斯從小喜歡聽家人講述拉丁美洲歷史故事, 並相信鬼神。這種文化氛圍培養了他獨特的審美意識, 他的許多作品如《愛在瘟疫蔓延時》, 都充滿著浪漫奇幻的想像, 尤以《百年孤寂》最能表現出魔幻與現實交織的特徵。作品以馬貢多鎮為背景, 通過布恩地亞家族六代人那些神祕的、坎坷的、傳奇的人生經歷, 家族中夫妻、父子、母女、兄弟姐妹之間沒有感情溝通, 缺乏信任和了解, 每個人都感到一種無助的孤獨 …, 來反映哥倫比亞乃至拉丁美洲的歷史演變和社會現實, 讓讀者思考造成馬貢多百年孤寂的原因, 從而去尋找擺脫命運捉弄的正確途徑。馬奎斯的偉大之處, 是不只代表哥倫比亞, 而是整個拉丁美洲。有學者更認為他用新穎的構思和深刻的寓意來描述一幅幅令人難忘的景象, 交織表現了拉丁美洲人民在這片神奇的土地, 面對惡劣多變的氣候和接連不斷的災難的獨特感受。再者《百年孤寂》中一幕幕的孤獨感, 其主要內涵應該是對整個苦難的、處在落後、保守的社會環境中的拉丁美洲, 被排斥於現代文明世界進程之外的憤慨和抗議。

從來沒有一本書像《百年孤寂》對我的影響那麼大。簡而言之, 是看的時候是像著了魔似的, 看最後一部份時, 是通宵達旦, 看完後立即做了一個决定: 辭職。就是那份高薪的、經常要往返非洲的工作。作出决定後, 有「覺今是而昨非」之感!  這本書的吸引力, 可能就是令讀者感到需要尋找一個新的方向、塑造一個全新的自己!

遊完馬丘比丘, 心靈上已是百份之百滿足。想不到翌日在 Aguas Calientes 的短暫逗留, 又將我的旅程帶到另一個境界。

廣告

Tagged as: , , ,

Categorised in: 歷史 / 文化旅遊,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