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夢想的退休城市 (3)

事實上寫 Aguas Calientes 有點不對題, 她不是城市, 連小鎮也算不上。基本上只有一條窄窄的路, 一條鐵路, 一個小市集, 幾個溫泉, 一些小餐館、咖啡室、賣紀念品的小店, 十多間小旅館, that’s all!  那麼, 她的吸引力何在,  可以觸動我的心靈呢?

遊完馬丘比丘, 在山下 Aguas Calientes 的小旅館住上一晚, 第四天沒有行程, 全日自由活動。 根據旅遊書所載, 我想去的温泉是早上六時開門的, 我竟然乖乖的(即是好傻) 五時便起床, 往旅館的小餐廳吃早餐, 心想: 這麽早, 一定沒人吧!  誰料我一進餐廳, 發現差不多已坐滿了人, 那裏約有二十人, 三五成群的, 不像是旅館的住客。 他們都很年青, 大背包放在腳下, 看上去是累得要死的樣子, 但眼裏閃著興奮的光芒, 臉上也帶著喜悅的笑容, 高興地談論著的, 應該是剛完的旅程吧! 我好奇地用有限的西班牙語問服務員, 他說他們都是剛行完 Inca Trail, 在這裏歇一下, 等火車回庫斯高。 啊, 難怪有些帶著行山用的手杖。

「印加之路」是秘魯或南美最著名的行山徑, 整條山徑約長四十三公里。行山人士多是參加四日三夜的團, 因為這裏是不容許單獨行動的, 一定要參加富有經驗的指定旅行社經營的團, 由導遊帶領著, 也可以自僱挑夫, 減輕負担之餘亦可欣賞沿途風光。一般是在庫斯高集合, 坐數小時巴士到一個叫 Kilometre 88的起點。印加之路連接著許多印加遺跡, 沿途的自然風景亦令人屏息讚嘆的, 包括積雪的高山、河谷和雲霧濃蔽的森林。其中最險的一段是要從三千米爬上四千二百米高的 Dead Woman’s Pass, 單聽名字已令人卻步, 終點是馬丘比丘的太陽門。晚上在營地過夜, 看星, 沒有星星的晚上, 通常都會看到銀河 …。

這是旅遊書關於 Inca Trail的簡介。看著那些年青人既疲累又興奮的臉, 我心生艷羨, 因為我也曾夢想過行這條印加之路, 但沒有足夠的體力應付, 此路又實在非常危險陡峭, 所以只好放棄。希望來生可以趁年青力壯時到那裏冒險、冒險一下。 懷著有點婉惜的心情來到温泉, 這裏非常簡陋, 基本上是個大熱水池, 不可與日本或國內的温泉比較。那麽大清早, 浸浴者已不少, 但都是本地人, 遊客暫時只有我一個。 Aguas Calientes 在 Urumbamba 河谷, 我們身處的温泉兩面是高山, 旁邊便是 Urumbamba 河。 河水的水流很急, 隆隆的水聲劃破了享受温泉時應有的寧靜。 但這裏的高山、温泉和水聲卻是如此配合!  好像在說: 我是南美的温泉, 與亞洲的不一樣。 令我想起紐西蘭同事曾提過, 南美國家充滿野性之美, 在他眼中又以玻利維亞為最美。 我的假期有限, 無緣到玻利維亞一行。 但身處 Aguas Calientes 的山谷中, 我領略到何謂無修飾的自然之美, 一切都很樸素, 「更衣室」只是一塊布簾, 貴重物品放在一旁, 無人看守, 但又能使我很放心, 入場費只是數美元(2004年價), 包一條大浴巾, 便可以 bathe as long as you wish。這裏沒有甚麽設備、裝飾、規條、指示, 非常簡約。 如果說馬丘比丘是靈, Aguas Calientes 可以用隱字來形容。 浸在温泉中的我, 多麽希望能隱居於此, 每天兩餐一浴, 遠離工作的煩擾。

浸了一個早上, 用過簡單的午餐 (說簡單因為西班牙文有關食物的字彙我只記得 pollo 雞肉), 下午我在鐵路旁的小店喝咖啡。 南美的天氣變幻莫測, 這時開始下著濛濛細雨。我正發呆得入神, 看到隔著鐵路另一邊的餐室外有四個墨西哥打扮的男子, 手拿著結他, 對客人唱著的, 竟是我喜愛的 Guantanamera, 一切都像在發夢。在我心目中, 代表南美的書是《百年孤寂》, 代表南美的歌曲便是這首 Guantanamera 。

Guantanamera 是 1929年由一名古巴人Jose Fernandez Diaz 所作, 經他常在電台節目中播放而流行。曲詞是根據 Jose Marti的一首詩而寫成。Fernandez 作此曲的靈感有幾種說法, 其中一說是他心儀的女子對他沒有半點浪漫之意, 只想與他發展柏拉圖式的愛, 令他十分失望云云。 這首歌從古巴流行到所有西班牙語系的國家, 翻唱的名歌星也不少。 直至上世紀六十年代由 The Sandpipers 翻唱而紅遍全球。 The Sandpipers 唱的也是我最喜愛的版本, 因為男聲獨白的那一段很迷人, 配合背景的女聲簡直是天籟, 顫動人心。

那四名歌手沿著鐵路旁的幾間餐室賣唱, 唱的都是同一首歌, 幸而 Guantanamera 是百聽不厭的 … 。而我在翌日也帶著愉快、難忙的回憶, 離開 Aguas Calientes, 結束我在秘魯的短暫旅程。 Aguas Calientes 有印加之路的遐想, 温泉的洗滌, 伴著《百年孤寂》與 Guantanamera 。 十歲時便有離家出走經驗的我 (雖然是失敗的), 說不定有一天不留一語而消失。 不用找我了, 我可能已在Aguas Calientes 享受著隱居生活呢!

Guantanamera
The Sandpipers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Yo soy un hombre sincero
De donde crecen las palmas.
Yo soy un hombre sincero
De donde crecen las palmas.
Y antes de morir me quiero
Echar mis versos del alma.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Mi verso es de un verde claro
Y de un carmin encendido.
Mi verso es de un verde claro
Y de un carmin encendido.
Mi verso es un ciervo herido
Que busca en el monte amparo.

The words mean “I am a truthful man from the land of palm trees.
And before dying, I want to share these poems of my soul.
My poems are soft green.  My poems are also flaming crimson.
My poems are like a wounded fawn seeking refuge in the forest.

The last verse says: ‘Con los pobres de la tierra’.  With the poor people of this earth I want to share my fate.  The streams of the mountains please me more than the sea.”

(Background)
Con los pobres de la tierra
Quiero yo mi suerte echar
Con los pobres de la tierra
Quiero yo mi suerte echar
Y el arroyo de la sierra
Me complace mas que el mar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Guantanamera, guajira Guantanamera

廣告

Tagged as: , ,

Categorised in: 歷史 / 文化旅遊,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