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夢想的退休城市 (4)

我在大西北行走江湖時只有三度板斧: 一是說自己祖籍河南, 二是謙稱是港澳同胞, 三是有策略地喝白酒。三者都令我更容易結識朋友(即少些敵人) 和令工作進展更暢順。

第一招是以退為進, 因為一提河南, 週圍的人都會大叫大笑說: 河南多騙子喔!  我的反應是: 通常被騙的是我呢, 哈哈!  然後雙方再無隔膜, 入正題比較容易。 私下當然是傷感的, 為何歷史上中原人士的後人會變為臭名遠播的大騙子呢?  曾經有雜誌專題分析過, 說河南是人口最多的省份(剛被廣東超越了), 又是最窮的省份 (其原因又是另一篇專文的主題), 河南人到省外謀生的人數是最多的, 犯事的比例自然是最高, 一經傳揚便很難搣掉臭名。 就好像中國人在外國會被視為黑幫份子一樣。其實, 現在國內的人口遷徙厲害, 區域性格愈來愈薄弱, 再說河南多騙子已沒有甚麽意義。

活了數十年, 直至去年才有機會到河南一行, 工作考察完後, 便順道遊了一趟洛陽。洛陽與西安、北京和南京並稱為中國四大古都, 曾經是夏、商、西周、東周、東漢、魏、西晉、北魏、隋、周(武則天廢唐建立的)、後梁、後唐和後晉等十三個王朝的皇都。但這些朝代多是偏安或短祚,作為廣東人, 第一個問題當然是: 這與風水有關嗎?  觀乎洛陽的地勢, 是有秀水而無高山, 有伊水與洛水貫穿其中, 北臨黄河, 靈秀之氣真的是無話可說, 所以這裏歷代都是文人輩出, 如左思的《三都賦》便成就了「洛陽紙貴」的文壇佳話。但處於華中平原, 一望無際, 無險可守, 在古代軍事上肯定是個缺點。

作為過客, 她風水的好壞與我無關。作為宜居城市, 她除了交通方便, 氣候怡人外, 還有三大因素令我考慮留下的。

其一是龍門石窟和伊水。論石窟藝術價值, 當然以敦煌莫高窟為最高, 但敦煌地處偏遠的荒漠, 除了學者和考古學家外, 一般外人應該不會長居於此,她的旅遊季節也只有夏季的幾個月。莫高窟給我的印象是森沉而壓抑的, 同樣是依山而開鑿, 龍門石窟沿著伊水, 十分開揚, 山與水非常配合, 有「秋水共長天一色」之妙。 特別是遊完石窟, 過伊水, 從對岸看石窟的宏偉, 奉先大佛的祥和, 遊人會讚嘆選址者真高人也! 這位高人, 便是北魏孝文帝。而最大的洞窟是唐朝時開鑿的, 佛像的造型和服飾更加東方化, 更加真實, 體現了唐代社會人們的審美觀念。這裏的歷史氛圍除了令人發思古之幽情外, 也適合發呆, 看看有沒有秋水伊人,想想有沒有「落霞與孤鶩齊飛」的意景。

其二是牡丹花。南方沒有牡丹花, 所以我一向被那些廉價的工藝品矇騙了, 以為牡丹是艷紅繡金的庸俗; 代表富貴, 更令自命是文人雅士的我感到俗上加俗。我在洛陽期間碰上牡丹花會, 有幸到王城公園賞牡丹。說到花會,《天龍八部》中的馬夫人曾是信陽花魁, 書中關於她的情節我也只記得她在段正淳的肩膊上咬了一塊肉, 嚇得那在屋頂上偷看的人差點兒掉了下來。信陽也在河南, 選個花魁如此, 令我對花會也不敢寄予厚望。一看之下不得了, 落差怎會如此大? 簡直是千姿百色, 國色天香, 不愧是「花中之王」。 說品種, 單洛陽便有九百多種, 我沒啥認識。 但說到顏色, 便可以讓美術學院的師生來作論文研究。 這裏有不同色調的紅: 深紅、紫紅、粉紅、赤紅、血紅、洛陽紅 …, 不同層次的紫, 極深紫紅的叫黑牡丹, 還有許多淺色系的如淺黄、淺綠、純白、或白花黄蕊、或白紫雙色的花瓣 …, 其中以「姚黄」為王, 「魏紫」為后, 在我眼中全都是清麗脫俗, 貴氣非凡, 與艷俗沾不上關係。 可能是牡丹的花冠比較大, 比較壓場(即北方人愛的夠大氣), 所以世人將它與艷麗、富貴等詞相連來形容。我最愛的是綠牡丹, 它淺綠中透白, 外形又像一棵卷心菜, 非常獨特。難怪古人說: 牡丹花下死, 做鬼也風流。 我想若是長與牡丹為伴, 真可以沾染它那股風流、脫俗、出塵之氣。歐陽修在《洛陽牡丹記》曾寫道: 「牡丹出丹州,延州,東出青州, 南亦出越州, 而出洛陽者, 今為天下第一。」可見牡丹早在黃河上下, 大江南北, 廣為栽培。其它詩作形容牡丹盛會, 亦有云「花開花落二十日, 一城之人皆若狂」, 「唯有牡丹真國色, 花開時節動京城」, 不僅洛陽人, 連數以萬計的遊客也為了牡丹之美而如痴如醉。

其三是曹植和《洛神賦》。我在洛陽看到伊水和黄河, 沒有刻意去看洛水, 可能乘車經過也說不定, 這更好, 更添一層神祕感。關於曹植與洛水之神的愛情故事, 我們大多是從電影、電視或戲曲裏認識到。而宓妃之美, 一般文章只會從《洛神賦》裏抽出「翩若驚鴻, 婉若游龍」來形容, 最多加上兩句「穠纖得衷, 修短合度」而已。我對宓妃的認識也不過如此, 直至年初在書局找到趙孟頫的行書《洛神賦》(當時看得入神, 被剛巧也在找書的編輯先生驚醒), 細心閱讀, 驚嘆漢賦之美, 全篇文辭華麗, 感情浪漫, 富於想像力, 真不愧人稱「天下文章只一石, 子建獨得八斗」。 這篇《洛神賦》, 足以令普天之下, 男男女女, 既羨且妒又慚愧。寫到這裏, 甚麼石窟和牡丹已不再重要。到洛陽, 只要能在月夜到洛水之濱, 吟詠著《洛神賦》, 想像曹植在洛水岸邊與洛神相遇的夢幻場景,  想像他對一位死去的女子的思念, 於願足矣! 回歸現實, 住在洛陽最大的問題是吃。論食材, 河南雖被規劃為農業大省, 土壤污染卻非常嚴重。論烹飪技術, 若說川菜是辣 (高端川菜是不辣的), 粵菜是鮮, 我只能用曖眛來形容豫菜。而那被譽為從宮廷落入民間的名菜「洛陽水席」, 好像是用同一個湯底加上不同食材來舖排, 配上漂亮的名字, 美則美矣, 一頓飯下來可以是喝十碗八碗湯。其它民間小吃都是以湯為主, 甚麽羊肉湯、牛肉湯、驢肉湯、豆腐湯、丸子湯、胡椒湯 …, 令人忙於上洗手間。

既然牡丹花期只有四月中旬至下旬約二十天, 洛陽當然是最宜在晚春初夏住上兩三個月, 不宜我長居。

洛陽水席之牡丹燕菜

 

 

 

 

 

 

 

 

 

《洛神賦》并序

曹植

黄初三年, 余朝京師, 還濟洛川。古人有言, 斯水之神, 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說神女之事, 遂作斯賦。

其詞曰: 余從京域, 言歸東藩。背伊闕, 越轘轅, 經通谷, 陵景山。日既西傾, 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 秣駟乎芝田, 容與乎陽林, 流眄乎洛川。於是精移神駭, 忽焉思散, 俯則未察, 仰以殊觀, 睹一麗人, 於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 「爾有覿於彼者乎? 彼何人斯, 若此之艷也! 」御者對曰: 「臣聞河洛之神, 名曰宓妃, 然則君王之所見也, 無乃是乎? 其狀若何? 臣願聞之。」余告之曰: 其形也, 翩若驚鴻, 婉若游龍, 榮曜秋菊, 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雲之蔽月, 飄颻兮若流風之迴雪。遠而望之, 皎若太陽升朝霞; 迫而察之, 灼若夫渠出淥波。穠纖得衷, 修短合度。肩若削成, 腰如約素。延頸秀項, 皓質呈露。芳澤無加, 鉛華弗御。雲髻峨峨, 修眉聯娟。丹唇外朗, 皓齒內鮮。明眸善睞, 靨輔承權。姿艷逸, 儀靜體閑。柔情綽態, 媚於語言。奇服曠世, 骨像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 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 綴明珠以耀軀。踐遠遊之文履, 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 步踟躕於山隅。於是忽焉縱體, 以敖以嬉。左倚采旄, 右蔭桂旗。攘皓婉於神滸兮, 采湍瀨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 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 託微波而通辭。願誠素之先達兮, 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 羌習禮而明詩。抗瓊珶以和予兮, 指潛淵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 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 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至兮, 申禮防以自持。於是洛靈感焉, 徙倚彷徨。神光離合, 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 若將飛而未翔。踐椒塗之郁烈, 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 聲哀厲而彌長。爾乃眾靈雜遝, 命儔嘯侶。或戲清流, 或翔神渚, 或採明珠, 或拾翠羽。從南湘之二妃, 攜漢濱之游女。歎匏瓜之無匹兮, 詠牽牛之獨處。揚輕之猗靡兮, 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 飄忽若神。陵波微步, 羅襪生塵。動無常則, 若危若安。進止難期, 若往若還。轉眄流精, 光潤玉顏。含辭未吐, 氣若幽蘭。華容婀娜, 令我忘餐。於是屏翳收風, 川后靜波, 馮夷鳴鼓, 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 鳴玉鸞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 載雲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 水禽翔而為衛。於是越北沚, 過南岡, 紆素領, 迴清揚。動朱唇以徐言, 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 怨盛年之莫當。抗羅袂以掩涕兮, 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 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 獻江南之明璫。雖潛處於太陰, 長寄心於君王。忽不悟其所舍, 悵神宵而蔽光。於是背下陵高, 足往神留。遺情想像, 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 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返, 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 霑繁霜而至曙。命僕夫而就駕, 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以抗策, 悵盤桓而不能去。

 

廣告

Tagged as: ,

Categorised in: 歷史 / 文化旅遊,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