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沒有星夜的梵高

梵高的畫作,  除了那天價的《向日葵》系列外,  最多人認識和喜愛的, 應該是《星夜》了,  Don McLean 唱的 Vincent, 便是以 Starry starry night 開始。  與其它户外寫生不同,  《星夜》是他在療養院裏憑記憶與想像而畫的。  我們喜愛梵高, 愛他筆下色彩鮮明、對比强烈、筆觸別樹一格、從與精神病的掙扎中迸發出來的感情等, 處處顯示出他天才橫溢, 傲世出群的一面。其實他有一幅很入世的畫作 The Potato Eaters亦是備受推崇的, 就如 Don McLean詩意地形容: 飽經風霜的臉上寫著的痛苦, 被藝術家那充滿愛心之手安慰…。

於1885年完成的The Potato Eaters 被譽為是梵高的第一幅傑作, 可惜這些讚譽都是在他死後才來的。那時他只是剛開始繪畫, 還未掌握那後來令他成名的技巧。 梵高只想畫一些自然地存在而不兀突的人物, 他是故意選擇粗野和醜陋的模特兒, 認為這樣才最自然和不會破壞他的作品。 而將這些人物放在一個只有油燈的暗室, 那近乎單一的色調, 令整幅畫的構圖很獨特和氣氛十分恰當。而圍坐著吃馬鈴薯的四女一男緊張專注的表情, 使人感受到這頓晚餐對他們的重要性。我們現代城市人看這幅畫的第一個反應可能是: 為甚麽只有馬鈴薯? 而這恰恰是當代農民的生活寫照。 美術評論家教我們看的細節包括: 背景的椽板、用輕盈筆調畫成的窗、牆上的掛畫、一大盆馬鈴薯和那些骨瘦如柴的手指、那正倒著咖啡的女人、桌後好像支撑著整座建築物的巨柱、破爛的桌邊等等。

藝術家通常沒有想得那麽複雜, 比較心明如鏡。在給住在巴黎的弟弟的信中梵高曾寫道: 我嘗試强調那些在油燈下吃著馬鈴薯的人, 就是用放在盆上的那些手, 在早些時從泥土裏挖掘它們出來。 這表現出體力勞動, 亦說明他們如何實實在在地獲得自己的食物。 我想表現他們所過的, 與我們的、所謂有文化的生活, 是完全不同。  我希望人們欣賞它、認同它時, 會知道因由。  兩年後他在巴黎也提及: 關於我的畫作, 我想那描述農民吃著馬鈴薯的一幅, 可說是到目前為止是我最好的作品。

可能是職業病吧, 我每次見客户時少不免會說: 我們不應只顧賺錢, 也要講求企業良心、社會責任 …。所以我對藝術工作者也是有要求的, 期望他們的作品能反映現實或有點教育意義, 不只一味地風花雪月。最重要的當然是發自內心的感情, 即劉勰在《文心雕龍》裹說的「為情而造文」, 這是藝術的最基本、也是最高境界。至於其它充斥於世的「為文而造情」的作品, 心水清的讀者、觀眾和聽眾,  一下子便看得見、聽得出, 最終也會被歷史淘汰的。 最近的最佳反面教材應該是那部號稱有百多位著名紅星參演的電影了; 另外, 試問除了少數歷史學家, 有誰會讀過千百年來科舉制度下那些金榜題名者的應考文章?  杜甫之所以受世人尊敬, 是因為仕途坎坷的他仍然懷著悲天憫人的胸襟, 寫出如「安得廣廈千萬間, 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之句。  我們認識的梵高也有同樣的情懷, 他年青時曾立志做個傳道者, 接觸的都是荷蘭鄉間的農民和低下階層。

我深信, 只要有誠懇真摯的情感, 看到人世間靈魂深處的黑暗, 就算沒有星光在閃耀, 梵高仍然是不朽的。

Vincent

Don McLean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e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Shadows on the hills,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Colors changing hue, morning field of amber grain,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 sight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
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Starry, starry night,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Frameless head on nameless walls,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The ragged men in the ragged clothes,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re no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 never will…

廣告

Tagged as: , , , ,

Categorised in: 美術, 視覺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