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粉紅巴黎的誕生

李嘉琪

早前法國五月請來了一位近來甚具影響力的攝影師Bettina Rheims來港展出攝影展”Rose C’est Paris” (粉紅,正是巴黎)。Rose C’est Paris講述一天B發現自己的孖生姐妹Rose失蹤後B在巴黎找尋Rose的一個旅程。展覽更同場放映Rose C’est Paris的90分鐘影片。90分鐘的歷程不是電影,而是Bettina Rheims跟Serge Bramly的一個不需要邏輯原因的想像過程。Rose C’est Paris藉著B的故事分不同階段道出Bettina對人性的探索。先是B「尋找」Rose,法國出生的Bettina Rheims把巴黎拍得異常真實,相片中記錄了不少巴黎不為遊客見的一面,如有流氓的小街,遠離市區的石洞。

B在找尋過程中遇到了很多人,Bettina的「想像」過程也由此開始。B遇到的人千奇百怪,有一整天都在編織的日本藝妓,有能控制宇宙能量的印度女魔法師,有巴黎最大權威的巴黎女神,甚至在地鐡上遇到蒙羅麗莎。B遇上一個又一個我們意想不到的人物,一步一步的追逐Rose的痕跡。在無邊際的人物想像過程中,B開始「代入」Rose的世界,去打Rose做過的工作,去代替她談戀愛。期後B「斷切」了幾個Rose失蹤的原因,包括嫁了給壞男人,遇上流氓。Bettina把B的假設漸推到一個不真實的景界,例如Rose被巴黎鐡塔插死。攝影展以B的一個「發現」作結: “B discovered, she becomes, or she had always been Rose.”

Bettina Rheims出道了20多年,Rose C’est Paris可算是她最大製作的代表作。粉紅巴黎中的純想像非現實世界絕非Bettina無邊際幻想之品,從她20年的作品中我們將看到粉紅是如何的誕生。Bettina Rheims,模特兒出身,後來發現了自己對攝影的興趣,1978年正式踏上攝影師之路,一開始拍的是脫衣舞女郎和雜技表演者。後來遇上現任丈夫法國作家Serge Bramly,二人抱著同樣對發掘人性的熱情, Bettina的好幾份成名作也正在誕生。

“Animal” – 死亡的神緒

是Bettina和Serge第一次的正式合作,相薄中有著一張張動物特寫照,是Bettina對神緒捕捉的一次練習。但看完後才發現,那些精靈動神是這對神怪夫婦找來標本師把動作剝皮拆骨後製成的動物標本。”Animal”一作正正是帶出死得像活生生一樣的精神,同樣地在Rose C’est Paris中B多次幻想姐姐Rose已死,但卻在她的世界中影響著B,是Bettina對生與死的一個探討。

“Chambre Close” – 偷窺狂 和 自身發掘

“Chambre Close”是講述一個偷窺狂偷窺女性的故事。以偷窺狂為題我們已從中看到Bettina的瘋狂味道:就是B那種對Rose熱切至狂的一種發掘。正如”Stone Cravity”(圖 2) 和”Shaved” 中, B以一個赤裸的狀態去找尋Rose,由零開始發掘。B在不同身份人物穿插期間亦多次脫下假髮,整個尋找的過程穿插於有身份和無身份的狀態。比較”Chambre Close”和” Rose C’est Paris”,Bettina描述女性的手法越見細膩。”Chambre Close”主要以不同的姿勢去表達那追求感,但模特兒表情顯生硬,照片嘗試加上鮮明用色去帶出女性味,但卻忽略了女性的柔和美。(圖 6)而”Chambre Close”的照片是一個發掘過程的答案,像是攝影師藉著照片的聲明:「這樣這樣… …就是女性。」但” Rose C’est Paris”精妙之處在於Bettina拍的是B尋找的一個過程,是沒有答案的過程。

“Female Trouble” – 非一般的女性

另一描述女性作品“Female Trouble”,Bettina放開了肢體動作的限制,以新的語言再詮釋「女」。全套相集以鮮明的黑白照帶出女性的狠。Bettina抺走了誇張的元素,嘗試著用最少最簡單的方法去說話,一針見血地跟觀眾說女性的煩惱。Bettina在”Female Trouble”中也作了些大膽試驗,用「人非人」的姿態去討論人的可能性。(圖8)

“I.N.R.I.” – 在異世界的耶穌

“I.N.R.I.”, 拿撒勒人耶穌 (IESVS·NAZARENVS·REX·IVDÆORVM) 在拉丁文中的簡寫,可說是Bettina和Serge兩夫婦的另一密月。一切來自兩公婆的空想,好奇,就展開了對耶穌的探索之旅。”I.N.R.I.”以超乎現實的手法去再演一次耶穌的故事,全作充滿了戲劇感。(圖9)”I.N.R.I.”是建做出粉紅巴黎世界的一個演習,兩作皆強在能將不同時地的元素拼貼在同一張相片中,令人驚喜但又顯得和諧。筆者十分欣賞兩夫婦的態度,他們倆為此作品造了多方面的深入研究,由耶穌的生平至基督教教堂。然後二人開始編製故事大網,到每張相片的每個造型、每個服裝都悉心設計。如此一對夫婦可叫人羨慕。

上海後記

從整個發挖Bettina Rheims的過程中筆者被她的態度深深打動,是對自己一套的堅持和對世界不斷的好奇。Bettina可把我們習以為常的事發掘再發掘,相信即使是巴黎當地人看了”Rose C’est Paris”後也會對巴黎刮目相看。Bettina Rheim最近期的作品是在中國上海對中國女性的一個新詮釋,是對中國認識不深的她的另一新突破。(圖10)

All Photo Credits : Bettina Rheims (http://www.bettinarheims.com/ )

廣告

Tagged as:

Categorised in: 視覺藝術, 攝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