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誰是建築師?

李嘉琪

在香港對著電腦畫了幾個月的設計圖,未到柬埔寨前我一直戰戰競競,因為當地建築工人技術不高,而且不愔英語。但感謝主當地工人總算把設計圖上畫的建了出來。

在當地五金鋪買油潻時順這向老闆娘介紹了IDEA Project,老闆娘的女兒知道有機會參與學校的訴計和建造,都嚷著要來幫忙。IDEA說的是參與,每天在地盤都要思量如何讓沒有經驗的義工和當地孩子都參與在學校設計中。是學習如何製造意外的考驗,控制越多、驚喜越少。

每天就是工人在旁鑽牆,我們把一些物料分給義工,設定一些條件,然後義工自己發揮。在香港的則師樓習慣了一星期落一次地盤,其餘時間在工作室埋頭苦幹的節奏。工程接觸到的頂多是承建商的管理層,少跟真正的建造者作交流。早前聽一位師兄分享,原來今時今日一個紥鐵工人的人工已經比建築師高了。

一百年前香港還未有「建築師」這詞,以前就是建築工人一手包辦。談甚麼設計,就是一班「判頭」在地盤這邊起哪邊油。這一套做法依然被很多發展中國家為之採用,例如這次IDEA Project有幾位當地學生義工一同參與建校。他們跟我們分享在柬埔寨讀建築就是甚麼也要讀,由設計到結構到風火水電都是你要懂的範圍。但隨著建造業急速的發展,我們建的越來越大,再厲害的建築師也不再可能用自己的一股牛力建造今時今日的房子了。

開始一楝房子被拆件,細小的部都先分工後專業化。開始在一所則師樓裡出現PM (Project Manager) 的角色,負責協調的工作。但這種分工促進的不是合作,而是各自為政,更抺殺了一個崗位原有的創造性。使建築又回到當日建金字塔的奴隸制,有千個萬人為此滴汗喪命,但只有一人知道在建甚麼。分工化同時容易甚懶建築師,或者一個人的知識太有限,建築師也只能看到全部的一部份。沒有完美的工程,卻有很多工程廢料。

看著剛起好的IDEA School,所有義工、當地工人和小孩都是建築師。看著公司中環一帶的高樓,看著上班必經哪被清拆得七七八八的牛頭角上村,我在想,誰是建築師?

 

廣告

Tagged as:

Categorised in: 建築藝術,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