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永遠的北朝

走在上班的路上, 在大樹掩影的隙縫中看到這幾個字: 「永远的北朝」, 引發我無限的遐想。 在同樣的大樹掩影下曾經出現過的, 是「契丹风韵」和一些書畫、古物展的主題。 這個地方, 只在我深圳辦公室的斜對面, 應該是個展覽館吧, 怎麼會像是迟尺天涯, 我從來沒想過橫過馬路參觀一下呢?  在網上找到它的位置, 才知原來是 … 深圳博物館!  究竟是我沒文化還是它太低調和欠宣傳?  同樣的政策或設計與營運管理的落差顯現在我家樓下的科學館站, 是沒有任何指示那一個出口是往科學館的(答案是A出口) 。 文化, 在這個新建的、用金錢堆砌出來的城市, 是佔何地位和比重?

而這麽冷門的主題, 會吸引誰去看呢?  在我們的教科書裏, 永遠是說成魏晉南北朝, 這三百六十九年的歷史, 通常是被濃縮在數頁紙內, 匆匆帶過的, 是淝水之戰、八王之亂, 文化部份也不過是竹林七賢和北魏孝文帝尊崇佛教。 這段歷史在中華民族的歷史長河中真的那麽不重要嗎?  是它不夠「儒」、不夠「漢」?  還是書商、出版社都像政治家和現今的商管人員一樣, 奉《三國演義》為圭臬, 視魏晉為異端?

今天終於忍不住在午飯時間過去參觀, 心裏還担心時間不夠, 因為以我看博物館的習慣, 極速挑選再細看也要用上數小時。 决定下來才發現, 是沒有斑馬線可横過馬路的, 馬路中央還有欄杆隔著兩邊的車道, 唯有走數分鐘到行人隧道, 過隧道上來再走數分鐘才到達, 真可說是「似近還遠」。 一進博物館, 我便傻呼呼的問服務台人員那裏買票, 他答道: 不用買票。 我預計參觀人數不會多, 總會有小貓三、四隻吧, 怎麼會 …只得我一隻!

「永遠的北朝」, 小題是石刻藝術珍品展, 前言是: 北朝(公元三八六至五八一年) 是與南朝(宋、齊、梁、陳) 同時代的北方鮮卑政權的總稱, 包括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和北周五個王朝。 拓跋鮮卑入主中原, 結束了「五胡十六國」近一百五十年的混戰局面, 民族融合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社會政治經歷了重大變革, 開創了多元文化融合的北朝藝術。 它上承秦漢魏晉的優秀傳統, 同時廣泛吸取隨絲綢之路傳來的印度佛教和中亞文化元素, 在諸如雕塑、建築、繪畫、音樂、舞蹈、書法等方面取得了較高的成就, 直接開啟了隋唐藝術的鼎盛與輝煌。 佛教文化和藝術的東漸佔據了北朝藝術的中心舞臺, 中西文化的碰撞與交流、胡漢民族的衝突與融合是此時期藝術的顯著特徵。 石刻是北朝最具代表性的藝術形式, 如佛教石窟造像、神獸石雕以及石刻書法與綫畫都具有强烈的藝術衝擊力和震撼力。

展覽廳不大, 約一百平方米, 展出的文物也不多, 約有三十多件, 包括北朝石刻雕塑、佛教造像、石棺床, 南朝辟邪, 北魏石棺床欄板拓本, 另有十六國至隋時期銅佛像, 核心是展現北朝石刻藝術成就。 其中有雄姿挺拔的神獸雕刻、神態飄逸的石刻綫畫、清靜莊嚴的佛教造像, 可謂珍品薈萃。大部份的石刻都輔以拓本, 令觀眾可欣賞精緻仔細的石刻線條、紋理, 亦可比較石刻與拓本之間不同的韻味。而石棺床欄板綫刻更是研究北朝墓葬禮儀、裝飾藝術、衣冠制度、車與起居的重要資料。

一邊欣賞著古樸兼有歷史價值的展品, 我的思緒竟然不自覺地飄到兩件事上: 一是我的好友I曾說過, 在她家鄉陝西省寶雞市, 從地下掘到寶物其實是平常不過的事, 畢竟那裏的歷史和古蹟可上溯到數千年。 而在西安的陝西省歷史博物館, 介紹周朝歷史和展品的展廳名為「鳳鳴岐山」, 這四個出自《封神演義》的字令我迷戀不已,「鳳」是指周武王, 說的是他伐紂的故事。 岐山是姬姓周朝的發祥地, 現在的岐山縣屬寶雞市。我另一位好友L是陝西省漢中人, 真羨慕她們在這麼有文化底蘊的地方出生和長大, 亦非常感謝她們經常改正我的中文。

另外我想起國內盗墓活動猖厥, 已是公開的秘密。前年從電視考古節目認識到一個使我魂牽夢縈的地方: 甘肅省禮縣, 這個國家級貧困縣, 在諸葛亮六出的祁山中, 是先秦大堡子山秦公大墓的所在, 亦是大秦祖先的發祥地。 這個古墓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已差不多被盗一空, 考古學家從僅餘的古物和已流失到國外的文物, 包括冶金技術已非常成熟的金飾(註: 在中原的周朝是青銅時期), 證實先秦人已和巴蜀(當時著名的冶金地區)及中亞各國有商業活動和文化交流, 推翻了到漢武帝派張騫出使西域才開通絲綢之路之說。 當然, 如此具爭議性的推論, 需要相當長的年月才能被接受。 最吊詭的是我當時住在蘭州, 離禮縣不算太遠, 只有約二百五十公里, 亦打聽到有長途汽車直達的。 當我想趁週末作一日遊看看遺蹟, 在車站得到的答案是: 沒有車!  我抬頭望望資料板, 是有這條路線存在的, 還有距離、車資等。車站職員的意思應該是: 沒有其他乘客。 他們無可能只為我一人而開一班車, 就算去程攪定, 回程又怎麼辦?  他教我先到天水, 再轉車到禮縣, 但車程是一倍以上, 回程亦然, 即來回共一千公里, 我只好作罷。 我想說的是, 這裏的交通, 比諸葛亮年代好不了多少; 而我這個「祁山之夢」亦久久未能圓。

不要怪我愈岔愈遠,這個「永遠的北朝」展覽雖然令我看得趣味盎然, 但畢竟是與一家金石公司合辦的, 意即展品並非館藏的, 而是商品。 展廳中央更有沙發和矮桌, 一派上環荷李里活道藝廊談生意的格局, 更要命的是放了一個貼上「請賜名片」的箱子, 商業味更濃。 整座博物館樓高四層, 有十多個展廳, 但開放的只有兩個, 對古物愛好者如我, 亦只有這三十多件文物可看, 真是太「珍品」了!  空空的一座市博物館、石棺床欄板、墓葬禮儀、營商格局等等, 很難令我不聯想起盗墓活動。 除了「永遠的北朝」, 還有一個長期的海洋生物展/野生動物標本展, 我經過門口瞄了一眼, 感覺很假, 便沒有入內參觀。 根據資料, 應該還有一個長期的深圳博物館館藏青銅器展, 但展廳的門是關上的, 還戲劇性地交义貼上两張印上「深圳博物館封」的小封絛, 門上貼上一張通告, 温馨提示為了迎接大運會的召開, 這個青銅展會移至新館(市民中心), 籌備期間此展覽暫時關閉云云。

這張通告令我似懂非懂, 上網查看才知道我参觀的是舊館, 新館已於差不多三年前對外開放。 新館主要有四大類展品:深圳改革開放史、古代深圳、近代深圳和深圳民俗文化; 找天定必前往參觀。 但仍然令我疑惑的是, 既然新館已開幕多年, 面積亦非常大, 為何舊館的展品還未搬過去?  又何不關閉舊館?  而讓它可憐兮兮的、空空如也的,  隱蔽在綠樹掩影之中?

我在深圳的活動範圍, 美其名很有文化, 實際上是: 「博物館」已見識過, 科學館對我這個科學白痴吸引力不大, 每次經過大劇院, 都沒有特別令我心動的節目; 還是繼續坐擁書城和購書中心比較合我意!  說不定我會為了「祁山之夢」而看那還未看完的《三國演義》。

對秦人歷史和考古文物有興趣的讀者可參看《禮縣散記》:

http://www.lxzc.gov.cn/wenhuayishu/sytd/wxmr/zpj/200907/5768.html

《秦人發祥之地就在禮縣》:

http://big5.huaxia.com/zt/zhwh/07-029/593842.html

和《甘肅禮縣建設先秦文化考古科研基地》:

http://art.people.com.cn/BIG5/41389/8156690.html

廣告

Tagged as: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