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 | 建築 | 攝影 | 錄像 | 話劇 | 影評 | 文學 | 文化旅遊 | 藝術作品發佈平台

建築師的命運II:六十歲建築師

李嘉琪 (gelalala.wordpress.com

續 <<建築師的命運>>

自蜈蚣先生不能跳舞後,烏龜開始自習舞蹈。

在烏龜的百歲壽宴中,森林裡大大小小的動物都快要到齊了,會上坐無虛席。當年的烏龜名氣甚大,它是森林裡年紀最大的舞者,其他同年紀又會跳舞的動物都死掉了。幸好烏龜跳得夠慢,沒有像其他同伴般因關節受損而死去。

當大家都坐好準備用宴時,母雞攔著送餸的螞蟻,鳴叫:「有客到!」。大家一見到蜈蚣都當下子慌惶失色,森林裡的動物從沒有見過這許多足的動物;大家都聞說在幾十年前有種百腿動物,甚會跳舞;但因它們的關節勞動過度,早就絕種了。

「幹嗎外面壽宴席上如此吵鬧?把我的心情都弄差了。」
「對不起烏大人,聞說外面來了一位客人,長相奇異,有百隻活動自如的小腿;因此把所有客人都嚇壞了。」
「烏大人,烏大人!哪位百足客人想要跟你單獨見個面。」另一隻螞蟻喘著氣跑過來。
烏龜臉色大變,想起三十年前寫過一封信,之後蜈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它的臉由黃變青,想著要脫掉龜殼跑掉去。一打開門看見門前的百腿動物,知道自己無路可走的烏龜快要昏倒,「天呀!你幹麼把殼都脫去,害得我差點認不出你,我親愛的朋友。」蜈蜙除即擁抱著烏龜。

壽宴在一片喜羊羊的氣氛底下結束,蜈蜙隨著眾客人離席。過後小蟻們想要找烏龜先生,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最後收拾時在壽宴禮物中找到一大堆舞鞋,掛著一封拆開了的信:

「烏龜先生:
三十年前收了你一封信後我就不能再跳舞,
你的問題我實在無能為力,

三十個年頭、我學不懂跳舞,
但我學懂了生活。

送上我用不了的九十八雙舞鞋,祝長命千歲。

敬愛您的蜈蜙
謹啟」

小蟻把禮物點算了好幾遍,每次數出的都是一百雙舞鞋。

廣告

Tagged as:

Categorised in: 文學 / 散文, 人文藝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關於【紳揆】

「藝隨心至,心至藝成」一向是我們對藝術的看法及心得,藝術本身應當没有形式上的限制,只要用心感受,藝術其實存在於我們生活上每一個細節,藝術本身也應當不受天資所限,只要用心創造,每一個人其實都能造出值得欣賞的藝術品。藝術之所以能修心養性,便是這個道理,亦可說得上是每一個人文社會上最佳的教化工具之一。在此理念上,【紳揆】以網上形式出現並成為一個以藝術文化為主題的平台,希望藉以推廣藝術及多建立一個渠道讓有興趣人士發表其藝術作品。

取名「紳揆」,就是希望此平台能藉著藝術分享讓每個讀者培養出溫文爾雅的態度及性情,而”Magaristo”則是”magazine” 與”aristocrat”的合併字而已。

%d 位部落客按了讚: